心苑札記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心苑札記  >  心苑札記
豆腐情深
發布時間:2018-04-24     作者:江濤   來源:   分享到:

    父子之情可能是最難以言表的感情,常言道父愛說它“高如山,深似海。”但是小時候一件很小的事卻讓我深深感受到父愛的溫情。

    這要從三十多年前說起。那時我在縣城西街小學上四年級,和爸爸住在縣政府他的宿舍里,一日三餐都在縣政府的食堂用餐,可是晚飯卻無法按時回去吃,因為上晚自習時,縣政府食堂晚飯還沒開始,下晚自習時食堂已經關門了,因此我的晚飯總是爸爸打回來放在辦公室等我,天氣暖和的時節還好些,天氣冷的時節,比如冬天就比較麻煩,爸爸有辦法。

    其實我一直很害怕爸爸。他是公家人,除了星期天,平時很少回農村老家,他又特別的嚴肅、認真,對我們小孩總是繃著臉,很少露出笑容,他似乎只關心我們的學習和衛生,其他好像都不重要一樣。他有句名言——對小孩給好心別給好臉,所以我們跟他總保持這一定的距離。而我又是那種只知道玩不知道學習又不長記性的人,爸爸對我的評價是,一是做事沒計劃,二是干什么只有三分鐘熱度,三是不求甚解,更狠的是得一百分不知光榮,得零分不知害羞的人。我想,爸爸對我肯定很失望,已經放棄我了!

    我記得那天天氣特別冷,又有西北風,回來的路上雪又飄了起來,更糟糕的是今天數學測試又是剛好及格,這咋向爸爸交代呢?我覺得回去的路太艱難了,咋跟爸爸說呢?他肯定又像以前那樣,黑著臉,皺著眉頭,瞪著眼,然后盡量克制地和我一起分析每一道做錯的題,是因為我的粗心做錯了?還是概念不清做錯的?最后再讓我把那些做錯的題重新在一張白紙上工工整整地重做一遍,說實話,這招太折磨人了,我真心渴望他還不如像別的家長那樣打我一頓算了。

    那時縣政府各部門的辦公室幾乎是清一色的大瓦房,當時四周一片漆黑,唯有一間辦公室的窗戶是明亮的,那就是爸爸的辦公室,看見燈光我卻放慢了腳步,距離門口大約十米左右我停下了腳步,透過玻璃窗,我看見爸爸伏在辦公桌上的身影了,剛才在路上一直嘀咕著他一定正在烤著爐火,喝著熱茶,看著報紙,餓不著凍不著,而我,可憐的小孩,卻正迎著風雪,餓著肚子,背著書包(書包里塞著可憐的數學卷子)一步一滑的走著,不禁莫名地生起點怨恨。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只見爸爸抬起手腕看了看,然后站起身來朝我這邊看了過來,我的心猛地一顫,趕緊加快幾步推開了辦公室的大門。

    推開門就聞見豆腐特有的香味和烤饅頭那淡淡的糊味,爸爸走了過來,朝我上下看了一遍,遞過來一條干毛巾,輕輕說了一句,“把雪拍拍,把門關上,快來吃飯。”“噢。”我應聲到,伸手接過毛巾,奇怪,爸爸今天怎么了?拍完雪,關上門,拉著衣服下角,站在爸爸面前,“爸爸,今天數學測驗考的不好。”我哼哼到,本想混著先吃了飯再告訴他考試成績的事,就算他發火我也落個肚飽,可看到爸爸黑瘦的臉龐,青筋凸起的雙手和那單薄的身板,我決定坦白在先。“嗯。”爸爸還是輕輕地說,“吃了再說。”他朝爐子伸了伸下巴,示意我坐在爐子邊就這爐火吃飯。爐中的煤球已燃的通紅,擱在爐口邊的洋瓷碟子中盛放的是燒豆腐,這個平時再普通不過的菜,豆腐是白凈,方正,冰冷的,今天卻在爐火的烘烤下,顫抖著,跳動著,我抬頭看了看爸爸,忽然感到平時總覺得冰冷的父親今天也暖心起來。


成年轻人网站色直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