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文化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人文西安  >  歷史文化
十部樂
發布時間:2020-08-10     作者:耿占軍 楊文秀   來源:摘自《漢唐長安的樂舞與百戲》   分享到:

南北朝是一個戰亂動蕩的時代,漢族的政治中心轉移到了江南,周邊各少數民族大量涌入中原地區。伴隨著民族的大遷徙和文化的頻繁交流,大量兄弟民族及外國的樂舞傳入中原。隋朝統一全國后,集中整理了魏晉及南朝盛行的《清商樂》和南北朝時期傳入中原的周邊各民族樂舞,于隋文帝開皇

南北朝是一個戰亂動蕩的時代,漢族的政治中心轉移到了江南,周邊各少數民族大量涌入中原地區。伴隨著民族的大遷徙和文化的頻繁交流,大量兄弟民族及外國的樂舞傳入中原。隋朝統一全國后,集中整理了魏晉及南朝盛行的《清商樂》和南北朝時期傳入中原的周邊各民族樂舞,于隋文帝開皇(581 -600)初年確定下了宮廷燕樂所用的“七部樂”,即《國伎》《清商伎》《高麗伎》《天竺伎》《安國伎》《龜茲伎》和《文康伎》(又名《禮畢》);同時,燕樂中還雜有疏勒、扶南、康國、百濟、突厥、新羅、倭國等伎樂舞以及《鞞舞》《鐸舞》《拂舞》和《巾舞》(即《公莫舞》)等。到了隋煬帝大業(605 -618)年間,又在七部樂的基礎上增加了《康國樂》和《疏勒樂》,并將《國伎》改名為《西涼樂》,從而確定了隋代燕樂所用的“九部樂”。

微信圖片_20200810102222.jpg

唐朝建立初期,因時局未定,無暇改作,所以在高祖武德(618- 626)初年,依然采用隋朝舊制,宮廷燕樂用“九部樂”,樂工、舞人沒有什么變化。及至唐太宗繼位之后,始去掉《禮畢》,又于貞觀十四年(640年) 創制《燕樂》,并列為諸樂之首。同年,唐太宗平定高昌(今新疆吐魯番),盡收其樂舞。貞觀十六年(642年)十一月,唐太宗在設宴招待百僚之時,加奏《高昌樂》。至此,唐代燕樂所用之“十部樂”才最終確定下來。

據《舊唐書?職官志》記載“太樂署……凡大宴會,則設十部伎。”顯然,“十部樂”的排練和演奏是由太樂署負責管理的。雖然“十部樂”至貞觀十六年已得以最后確立,但觀唐史所載,皇帝于宮廷之中大宴群臣,所奏樂舞卻常為“九部樂”,而不是“十部樂”。看來,“十部樂”在確立之后被演奏的機會并不是很多的,在宮廷宴會上經常演奏的可能還是貞觀十四年所確定的“九部樂”。但不管是“九部樂”還是“十部樂”,它們在演出時都須整套地從頭至尾進行表演;而且,每部樂舞的演出制度,如舞者人數、服飾,樂人服飾、人數、所用樂器,以及哪一部樂采用哪些舞曲、歌曲、解曲等,都有相應的規定。

唐代宮廷設置“十部樂”的目的,一方面當然是為了統治者娛樂,另一方面則是為了顯示國家的強大與興盛,而這二方面的作用還應該更為重要一些。從這些樂部屬于太常寺而不屬于教坊,就更加說明它們的政治作用要大于娛樂作用,禮儀性要重于表演性。

在“十部樂”中,除了《燕樂》和《清樂》外,其他的八部都是周邊兄弟民族和外國樂舞。就此而言,周邊兄弟民族和外國的樂舞似乎遠遠超過了漢族傳統的和新創作的樂舞。但我們如果細加分析,情況卻并非如此。作為漢族傳統樂舞的《清樂》,在武則天當政之時,宮廷中雖已部分失傳,但仍保存了六十三曲;而其他八部兄弟民族和外國樂舞合起來也還不到五十曲,根本無法與《清樂》相比。因此,在樂部的安排上,《燕樂》和《清樂》雖只占到“十部樂”的五分之一,但它所包括的節目卻是相當豐富的,已經超過了其他的八部兄弟民族和外國的樂舞;而且在樂部的安排和演出的先后順序上,《燕樂》位列諸樂之首,《清樂》緊隨其后,這也是其他的八部兄弟民族和外國樂舞所無法相比的。所以,漢族樂舞盡管在“十部樂”中只占兩部,但它仍在其中占有重要的位置。雖然如此,周邊兄弟民族和外國的樂舞能在唐代宮廷的“十部樂”中占到八部,這在中國音樂史上是值得人們大加稱道的。這種情形的出現,應當歸功于魏晉南北朝以來的民族大遷徙和民族大融合,應當歸功于當時頻繁的文化交流。而唐代盛行的開放風氣,則使唐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擺脫封建正統思想的束縛,以其博大的胸懷、恢弘的氣度去擁抱世界,廣泛接受外來文化,當然也包括外來的樂舞。兄弟民族和外國樂舞的大量傳入及其與中原漢族樂舞的相互影響、相互融合,這正是唐代樂舞發達之所在。

“十部樂”雖用于宮廷宴享、典禮,但其中所包括的節目,卻大都來自民間,原是各地的民間樂舞,且在“十部樂”中仍多以地名、國名作為樂部名稱,因而保存了相當濃厚的民族色彩和地方色彩。

唐朝前期,兄弟民族和外國樂舞大都以本來面貌匯聚中原,匯聚國都長安,是各種樂舞開始逐漸相互吸收融化的階段,而“九部樂” “十部樂”就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這種樂舞發展的總趨勢。

【我們尊重原創,也注重分享。版權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分享內容不代表本網觀點,僅供參考。】

成年轻人网站色直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