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薪火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文明薪火  >  文明薪火
古代詩詞中的農學
發布時間:2020-08-27     作者:嵇立平   來源:科普時報   分享到:

image.png

圖為反映我國古代農民農耕情景的浮雕

image.png

圖為農民在場院中用連枷打稻子的景象

我國自古以農業為立國之本,歷代都有許多詩人喜愛田園生活,熱衷務農,甚至躬耕自資。南宋詩人辛棄疾,在退休后長居江西農村時,以農人自居,命其居處為“稼軒”(種莊稼的廳房),自號“稼軒居士”。東晉詩人陶淵明,厭惡為五斗米折腰的官宦生活,回歸農村田園,寫出了《歸園田居》中躬耕自資的名句“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南宋詩人陸游在年近九十辭官居于海濱時,也寫出過披星戴月務農的詩句“今茲垂九十,謝事居海涯,戴星理農業,未嘆筋力衰。”在這些詩人的筆下,不僅有反映社會政治文化的詩詞,還有許多詠及農村、農民、農業、農事的詩詞,這些詩詞或詩句,為我們提供了研究古代農村形態、生產模式、農學思想、農業科技的寶貴資料。

歲時節氣之學

24節氣是我國勞動人民智慧的結晶,自先秦發明,兩千多年以來一直指導著先民有秩序地安排耕種和作息,這在許多詩人的筆下都有所體現。

唐代詩人白居易在《贈友五首》中道:“一年十二月,每月有常令……時令一反常,生靈受其病。”開門見山的道出一年中的各個月份都有不同地節令,如時令反常或不順應節氣,就會使生靈萬物受到損害。

宋代曹勛在《山居雜詩》中道:“蒔松須殘臘,栽花宜早春。移竹日隨月,種麻月及辰……物性無不然,農業宜斤斤。”詩中介紹:植松需在臘月尾,種花最宜早春時,移竹種麻也都要在一定的月份和時辰進行,萬物特性皆如此,農業生產更需嚴格遵循這些規律。這首詩對不同的農作物需要在什么樣的季節和時辰栽種,記述得非常細致。

唐代詩人韋應物在《觀田家》中道:“微雨眾卉新,一雷驚蟄始。田家幾日閑,耕種從此起。”是說“雨水”催生百花,雷響迎來“驚蟄”,農家難得閑暇,耕種從此開始。直接把節氣名稱入詩。

這些詩句反映出古人對節氣和農耕生產關系的認識,以及由此總結出的不誤農時的經驗。

天象氣候之識

我國古代農人從長年農業生產的實踐中,總結出許多觀天測雨的方法,以及天象氣候對農業生產的影響,這在許多詩詞中都有所反映。

唐代詩人雍裕之在《農家望晴》中道 :“嘗聞秦地西風雨,為問西風早晚回。白發老農如鶴立,麥場高處望云開。”說的是老農正在打麥場上打麥子,卻刮起了西風,秦地(今陜西一帶)的氣象是刮西風則會下雨,老農生怕下雨淋濕了麥子,所以默禱西風趕快回去,迎來云散天開。

宋代詩人楊萬里的《憫農》中有:“稻云不雨不多黃,蕎麥空花早著霜。”是說天旱不下雨稻子難成熟,寒霜來得太早蕎麥會夭折。

唐代詩人白居易在《觀刈麥》中道:“田家少閑月,五月人倍忙。夜來南風起,小麥覆隴黃。”說的是五月南風起時,小麥開始黃熟,正是農人忙碌收割之始。

白居易在《杜陵叟》中有句:“三月無雨旱風起,麥苗無秀多黃死。九月霜降秋早寒,禾穗未熟皆青乾。”說的是華北地區春旱無雨和秋霜早降,都會給農作物帶來絕收的危害。

在這些詩中,都蘊含著古人對天象氣候和農業生產關系的知識。

農業耕作之術

中國農業在漫長的發展過程中,不斷改良生產技術和生產工具,形成獨特的生產方式,這在許多古詩中也有體現。

我國農民自古有燒荒墾田的習俗,燒荒古語稱為“畬”,意為火耕荒地,是一種焚燒田地里的草木,用草木灰做肥料的耕作方法。唐代詩人溫庭筠的《燒歌》中對此有形象的描繪:“起來望南山,山火燒山田。微紅夕如滅,短焰復相連……鄰翁能楚言,倚插欲潸然。自言楚越俗,燒畬為早田。”

農業生產離不開農具,在古代詩人的筆下,古代農具的名稱和運用也常被提及。

宋代詩人范成大在《四時田園雜興》中道:“新筑場泥鏡面平,家家打稻趁霜晴。笑歌聲里輕雷動,一夜連枷響到明。”描繪了農民趁著霜后的晴天,在場院里整夜用一種叫連枷的工具打稻子的歡樂景象。連枷,就是在一個長木柄上裝上一排木條或竹條,用來拍打糧食使之脫粒的農業工具。

宋代詩人陸游在《村舍》中道:“山高正對燒畬火,溪近時聞戽水聲。”“戽”,即一種取水灌田的農具,形狀像斗,兩邊有繩,由兩人拉繩牽斗取水。

古人的這些詩句,增加了我們對古代農業生產方式和生產工具的了解。

(作者為民盟北京市理論研究會副會長。系中國科普作家協會會員、北京作家協會會員)

【我們尊重原創,也注重分享。版權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分享內容不代表本網觀點,僅供參考。】

成年轻人网站色直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