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文化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人文西安  >  歷史文化
健舞和軟舞
發布時間:2020-09-10     作者:耿占軍 楊文秀   來源:摘自《漢唐長安的樂舞與百戲》   分享到:

樂、舞本是相連的,所謂“舞者,樂之容也”。大凡比較完備的音樂,都是有舞蹈的,像前述的“十部樂”、坐部伎和立部伎就是如此。而作為舞蹈,就更離不開音樂的伴奏了。而且隨著音樂的發展,舞蹈自然也就逐漸繁榮起來。除了前述的“十部樂”、坐部伎和立部伎這些大型的樂舞,在唐代長安的燕樂之中還有一些比較著名的小型的娛樂性舞蹈,這就是通常所說的由教坊演出的健舞和軟舞。

我國古代把舞分為文舞和武舞,健舞和軟舞的名稱從唐代才開始出現,是依舞蹈的性質和形態來分的。大凡動作比較爽朗快捷剛健的,稱之為“健舞”;動作比較舒徐安祥溫婉,而表情比較細膩的,便叫做“軟舞”。這兩類不同性質的舞蹈,在敦煌壁畫中即有形象地顯現。如安西榆林25窟(中唐)南壁“西方凈土變”打楷鼓獨舞的舞伎,手指腳趾用力屈張(圖19); 197窟(中唐)南壁經變畫中那種上身及腹部全裸、右腳趾翹起的舞姿(圖20),這些都應屬于健舞類。而12窟(晚唐)“天請問經變”中的舞伎,右臂屈肘,手下垂,左手握帶,飄帶線條柔和,級緩下垂,以白居易詩句“小垂手后柳無力,斜曳裾時云欲生”來形容,可說恰到好處(圖21);180窟(盛唐)南壁“東方藥師變”下部舞伎,雙腿跪在“舞筵”(小圓毯子)上,兩手輕拈長帶(圖22), 這些則應該屬于軟舞類。這些珍貴的壁畫,無疑為我們了解唐代的健舞和軟舞提供了具體形象的資料。

微信截圖_20200910143213.png

圖19 榆林25窟獨舞                       圖20  敦煌197窟健舞

微信截圖_20200910143401.png

圖21  敦煌12窟軟舞                              敦煌180窟舞伎

關于健舞和軟舞所包含的舞蹈,唐人崔令欽的《教坊記》和段安節的《樂府雜錄》均有記載。《教坊記》 中所載健舞有《阿遼》(柘枝》《黃獐》《拂林》《大渭州》和《達摩支》;軟舞有《垂手羅》《回波樂》《蘭陵王》《春鶯囀》《半社渠》《借席》和《烏夜啼》。《樂府雜錄》中所載健舞有《棱大》(阿連》《柘枝》《劍器》《胡旋》和《胡騰》;軟舞有《涼州》《綠腰》《蘇合香》《屈柘》《團圓旋》和《甘州》。二書所載差異甚為懸殊。段安節在《樂府雜錄●序》中曾說自己“幼少即好音律,故得粗曉宮商。亦以聞見數多,稍能記憶。嘗見《教坊記》亦未周詳,以耳目所接,編成《樂府雜錄》一卷”。可見,《教坊記》成書當在《樂府雜錄》之前。由于《教坊記》所載不夠詳備,所以,段安節就依據自己的見聞,寫成《樂府雜錄》一卷,可能旨在彌補《教坊記》的不足。這樣看來,我們就不難理解《教坊記》和《樂府雜錄》所記載的健舞和軟舞為什么會相差那么懸殊了。盡管如此,還有像《楊柳枝》這樣的健舞或者軟舞未被二書記載下來。

健舞和軟舞多半是單人舞;健舞由少數民族地區和國外傳來的比較多,軟舞則由漢族自己創作的比較多。它們一般都由教坊來負責平時的訓練和宮廷慶典、節令聚會以及其他不時宴飲時的演出。盡管它們的演出規模一般都比較小,但節目小而巧,小而精彩,所以在娛樂性和技巧方面,不僅要勝過“九部樂” 和“十部樂”,而且也要勝過坐部伎和立部伎。

健舞和軟舞最初好像分得很清楚,但隨著新創作的舞蹈不斷增加,有些就難于歸類,久而久之也就不提了。

另外,據段安節的《樂府雜錄》記載,唐代的舞蹈共有五大類,除了上述健舞和軟舞外,還有花舞、字舞和馬舞。所謂花舞,即表演者身著綠衣,仰身倒地合成花字(形)。字舞,即表演者俯身于地,布成文字。像上文談到的《圣壽樂》,就屬于字舞。馬舞,即由馬在人的指揮下,和著音樂的節奏進行舞蹈表演,實際上應列入雜技中的馴獸技一類。 唐代舞蹈的五大類,實際上并非是按照同一原則進行的科學分類,其間多有交錯和不合理之處,在此我們除了對健舞和軟舞詳加介紹之外,其他的就不多談了。

【我們尊重原創,也注重分享。版權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分享內容不代表本網觀點,僅供參考。】

成年轻人网站色直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