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南北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大江南北  >  大江南北
圓明園文化尋跡
發布時間:2020-09-15     作者:   來源:學習強國:《旅游與攝影》雜志   分享到:

站在失落的大水法面前,幾乎沒有人可以坦然面對它所映射的那段侵略史。傷懷之余我們不禁假設,如果沒有1860年與1900年兩次駭世的劫燒事件,集萬園精髓于一身,融皇家琳瑯于一體的圓明園,其重要的政治地位,其繁盛雍容之姿、令帝王珍愛迷戀之景,將如何超越我們的想象。

失落的大水法遺址,映射出那一段駭人的侵略史(圖/吳更生)

當古典的中式風貌幾近覆滅,而西洋的殘垣屹立在人們的視線中央,大多數人都已經忘卻了圓明園曾經作為政治中心與園林之最的輝煌。它的歷史,不僅是清朝幾代帝王的成長史,勤政史,也是其詩意與享樂生活的見證。一路走來,從鼎盛到落沒,它仍是最值得我們重新看待與發掘的文化遺產。

明清時期,圓明園已是我國園林建筑藝術的頂峰。待清朝政權更加穩固之后,康熙便開始在西郊腳下修葺明代及金元時期遺留下來的殘園。在圓明園之前的暢春園,就是康熙的第一座重要宮苑。

1709年,在離暢春園五六百米距離內又一座園林始建,康熙不僅將它賜給了當時還是四皇子的雍正,并以雍正的法號“圓明居士”命名,圓明園的歷史正式拉開序幕。在雍正從親王到帝王身份演變的這十多年中,圓明園的命運也隨之升遷,并不斷在其“圓明”所指代的“圓融和普照、完美和至善”中增遞著價值與光輝。雍正繼位之后,圓明園代替暢春園成為主要皇家庭園,除了休憩以外,圓明園儼然也成為了皇帝處理政務的中心場所。

正覺寺天王殿

“朕在圓明園與宮中無異,凡應辦之事照常辦理。”這是雍正在1725年對吏部和兵部頒布的諭示。

在當年勤政殿的牌匾上,還題有“勤政親賢”四字,這似乎也是雍正作為帝王對自己的警醒和鞭策。畢竟在這樣一處景色優美的宮苑中議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據《圓明園·清代檔案史料》一書中記載,1726年初,坐在勤政殿等待聽奏時,居然沒有一個人進奏,大臣們或是已經開始沉溺于此園的安逸,或是本身就認為這并不是一個嚴肅的政治場合。龍顏不悅的雍正說:如果你們繼續在園中不認真處理事務,那么就看作你們反對我在園中生活。此話的威懾力是巨大的。為了能更方便紫禁城與圓明園間的交通,雍正下令修筑了一條約9.7公里長的石板路——穿西直門,跨護城河,入海淀就可抵達圓明園正門。據相關學者考證,這條路直至1953年還略有遺跡,但如今已經完全消失了。

作為政治中心而非避難所的圓明園,雍正自然是極喜愛與維護的。自繼位第二年開始,他就開始擴建和修繕圓明園。1726年之前,“九州清晏”(九座人工島)就已大致落成。隨著園居的時日越來越多,畢竟紫禁城的地位還擺在那里。創業容易守成難,雍正只有更加勤勉,才可以證明自己常駐在此園中并非為了享受環境帶來的安逸。于是他又命人在正大光明殿中懸掛一副醒目的對聯:“心天之心而宵衣旰食;樂民之樂以和性怡情。”

“宵衣旰食”的承諾并不是一句空話。在政務方面,雍正的口碑自不必多言。那“樂民之樂”呢?廟堂與民間的距離總是“遙遠”的,想要不出皇城“與民同樂”,唯有通過復刻。于是圓明園中一道名為“多稼如云”的稻田誕生了,雍正以視察此地,來彰顯自己對民情的關切。不僅如此,他還陸續命人添置了桑蠶農場,之后還成立了織染局。

據史料記載,雍正最愛的莫過于在福海泛舟,或在東南角的“洞天深處”追憶學塾年代。端午、七夕等節日,他同家人、大臣、宮人一起,觀湖賞月、惜花聽雨、閱讀寫作……他十分珍愛這座由父親賜予的宮苑,并在此度過了大半生。直到1735年病逝,也依然是在圓明園。

持續的擴建,江南風情中的西式點睛

同雍正一樣,乾隆皇帝也是在圓明園中成長為一代明君的。在他執政期間,不僅是清帝國的鼎盛期,亦是圓明園的黃金歲月。他將圓明園擴建得更加宏偉,其中所傾注的情感既有作為普通人對成長之地的眷戀,也有作為帝王對父祖的敬愛,對天下的擔當和海納。

1736年,乾隆任命郎世寧等宮廷藝術家繪制了一幅巨型圓明園圖,1738年前后完工;

1740年,中國西部發生水災,乾隆被迫暫停擴建;

1744年,乾隆在圓明園中欽點的“四十景”與兩百多棟建筑完工,并為每個景點都擬名題詩;

1749年,圓明園繼續向東開拓延伸,乾隆因少時居住的“長春仙館”之名,把這座圓明園的別館命名為“長春園”,且立意將它作為自己退休后的居所;

如今我們見到的大水法殘垣就來源于長春園里的“西洋樓”建筑群,這一組歐式建筑主要由外國傳教士畫家郎世寧、建筑師利博明、植物學家戴卡維與中國的建筑師、工程師、石匠共同完成。1751年,西洋樓第一階段工程正式完工,乾隆將其命名為“諧奇趣”。再往西,是飼養外國珍禽和孔雀的養雀籠;在南北軸線的正中央,是如今我們還能親身體驗的迷宮,亦是借鑒了歐洲園林的慣有元素。每年中秋節,乾隆都會在迷宮前的龍座,等待從迷宮中迂回走出來的宮人或賓客,這是他最為開懷的時刻之一。

中西結合的迷宮——萬花陣。盛時,每當中秋之夜,清帝坐在陣中心的中式涼亭里,宮女們手持黃色彩綢扎成的蓮花燈,尋徑飛跑,先到者便可領到皇帝的賞物。

看過影視劇《還珠格格》的觀眾一定對香妃印象深刻。1759年,歐式建筑的第二階段完成,一座新月形的宮殿在1760年香妃被獻予乾隆后,改名為“方外觀”,也就是她的居所。十年之后,離“方外觀”不遠處的又一座庭院落成,即著名的“海晏堂”。海晏堂自身的結構,可謂是中西的融會貫通,其整體風格是巴洛克式的,但動態景觀和內里的意蘊卻是中國文化的彰顯。在樓前中央噴水池的周圍是十二只獸面人身的生肖雕像,它們和噴水系統組合成了一個完美的計時系統,也即代表著中國古代的十二時辰,每個時辰都有泉水從對應的獸口噴出。除了海晏堂外,還有我們熟知的“大水法、遠瀛觀”等。

遠瀛觀的殘影在余暉中被拉長

在我們的印象里,之所以對西洋樓建筑群印象深刻,除了因大面積引用西式建筑開我國古代園林的先河之外,大概還因為如今在圓明園遺址公園,唯大水法的殘垣最令人觸目。但實際上,西洋樓只占據圓明園總面積的1.5%左右。無論是最初的興修還是在擴建期間,圓明園景色主要還是江南園林的風格為主。

從1751至1784年乾隆六次南巡期間,他曾帶著皇家御用的建筑師雷氏家族成員的三兄弟:家瑋、家瑞和家璽幫助其將江南園林的精髓收于眼下,以便在圓明園中復刻其景。乾隆實在太愛江南風貌了,比如他一再探訪浙江海寧陳家在明朝時期興建的隅園,后賜名“安瀾園”。回京后,他要求在圓明園中依照隅園的景致,擴建新園。文源閣則仿照江南亭閣——浙江省寧波范式的天一閣,清朝知名的大型叢書《四庫全書》就貯藏于此。坐落在長春園中的如園,也是仿照南京瞻園而來。1752年,乾隆曾經在杭州荒廢的南宋皇宮中偶獲一塊秀綠湖石,并將它帶到了茜園的朗潤齋中。他還命人仿制蘇州獅子林,力求每一塊奇石的構造務必和獅子林一模一樣……在長春園內至少有五座完整的江南園林被仿制。

1774年,乾隆將前大學士傅恒的園林宅邸“綺春園”整合進圓明園。1799年,“圓明三園”——即圓明園、長春園和綺春園合體的大圓明園結構基本落成。

迷人的顯赫,亦是危機的見證

清朝初年,朝廷實行了嚴厲的禁海政策。這一政策直接導致了清初的外交困難與經濟低迷,直至康熙二十三年九月才全面開海。

作為清帝國繁盛的縮影,圓明園是接待外賓的主要場所之一,它不僅見證著清朝的外交史,也記錄下一些潛伏的危機。1792年適逢乾隆八十壽誕,英國派遣外交官馬戛爾尼勛爵使團來借慶賀之名在中國開展貿易。其時乾隆正在承德避暑山莊,使臣一路人則被安排居住在圓明園內的“宏雅園”。在去往避暑山莊覲見乾隆之前,馬戛爾尼曾用“正直、偉大、輝煌、顯赫、安詳”評價圓明園。他們將從英國帶來的珍貴禮物——英國戰艦模型、六門小型野戰炮、地球儀、天體儀等分別呈放在圓明園的正大光明殿等地,以待乾隆從熱河回來進行參觀。9月初,馬戛爾尼帶領一部分使臣前往避暑山莊,并在此上演了歷史上著名的“禮儀之爭”事件。此刻的乾隆并不知道,60多年后,為禮儀之事而起的風波竟讓圓明園的繁華付之一炬,如夢幻泡影。待圓明園的展覽舉行完畢,乾隆在圓明園宴請了他們,并在紫禁城內舉行了餞行儀式。

萬方安和遺址,一處以卍字軒為主體的風景園林。建于雍正初年,舊稱萬字房

這次外交行動乾隆拒絕了英國人的通商要求,并且令軍機大臣傳諭沿海各督撫及粵海關監督,在英使臣過境時必須鎧仗鮮明,隊伍整肅,如寧波、舟山等處,要嚴加防備。1775年,乾隆相繼接見了荷蘭與進貢國朝鮮的使節,并安排他們住進圓明園。

英國人曾在圓明園公開表演過野戰炮的威力,但沒有引起乾隆的注意,乾隆也從來沒有使用過英國人帶來的更先進舒適的馬車。二十年后,“禮節之爭”再度上演,英國使臣阿美士德來華覲見嘉慶,卻始終抗拒行跪拜禮。這一次還沒等他們住進圓明園,嘉慶早已勃然大怒。阿美士德一行就此回國,也即宣告著與中國又一次和談失敗。

嘉慶在位期間,繼續修繕和擴建圓明園,并添置了許多新景觀,如煙雨樓、敷春堂、省耕別墅等。這時候,內陸和沿海都相繼出現了動亂的苗頭。

式微的清廷,圓明園的文明之劫

1820年,嘉慶突然駕崩,道光繼位。1830年,他在“九州清晏”內建造了新的寢宮“慎德堂”。由于對戲曲藝術的熱衷,他在長春園里新建了一座巨大的戲樓,并在綺春園里擴建了能同時容納數百名演員的表演場地。1850年,道光于慎德堂中逝世,接下來繼位的咸豐帝,將和圓明園一樣,迎來清朝最大的變故與風雨。

除了內部的分崩離析,外患也開始顯示出更加強大的破壞因素。1840年,英國以林則徐的禁煙運動為借口發動了第一次鴉片戰爭;1856年,英國利用“亞羅號事件”挑起第二次鴉片戰爭;1860年,英法聯軍又借清廷在圓明園扣押其換約使臣巴夏禮之事,兵臨北京城。其時咸豐早已攜宮眷逃亡承德,圓明園總管文豐帶著絕望于福海自盡。英法聯軍迅速占領圓明園,法國將領蒙托邦在空無一人的圓明園中曾表示,“在我們歐洲,沒有一樣東西可以拿來對比這座園林的奢華”,即便充滿了欣賞和贊嘆,他們依舊瘋狂洗劫圓明園作為自己的戰利品,并將這些承載著中國文化的珍稀藝術品和文物運送到天津的外國軍艦上,貪婪的行為持續了幾天幾夜。10月8日,當清廷釋放了巴夏禮在內的8名俘虜,英法聯軍雖撤出圓明園,但更大的陰謀正在醞釀發酵。當得知換約的和談再次陷入僵局,英國代表額爾金即下令火燒圓明園。

圓明園被毀后唯一保存至今的老石橋——殘橋

英國皇家工兵上尉查爾斯曾在書信中記載:“你幾乎無法想象我們所燒毀的這些地方有多么美麗而雄偉。將其燒毀使人心酸……很不幸,這對軍隊來說是一件讓軍紀喪盡的任務,每一個人都因掠奪而瘋狂。”

此次文明之劫在世界引起巨大轟動,法國作家雨果曾強烈譴責英法聯軍的行為,他寫道:圓明園是世界奇觀之一,與希臘的帕特農神廟、埃及金字塔、羅馬圓形露天競技場、巴黎圣母院齊名,如今,由于把歐洲與文明畫上等號、把中國與野蠻畫上等號的那些人的縱火劫持,它就這樣消失于地表……

自此,勤政殿、正大光明殿、“九州清晏”“長春仙館”“上下天光”“山高水長”、同樂園、西洋樓等宮殿和景點大部分被夷為平地,或遭到破壞,咸豐帝不久便在悲痛中逝世。

短暫的重生,余波下的滄桑

1873年,同治帝以奉孝之名正式下令修復圓明園。盡管國庫堪憂,中國此時又值天災連連,外國列強也不斷騷擾,但同治還是堅持要修復部分宮苑,以便慶祝慈禧太后40歲的生辰。

據資料顯示,當時免于劫燒的景點大多都在圓明園本園的北端。在正式的重修工程中,勤政殿和正大光明殿是重點工程,但因為各方面的不利因素,同治重修圓明園的計劃前前后后被中斷數次,國家實在承受不了如此龐大的開支了。但在斷續修復的過程中,也有一小部分景色得到了重生。1875年,年僅19歲的同治突然駕崩,慈禧的政治勢力空前壯大。與此同時,她下令修復“三海”,以及圓明園的附園清漪園(原建于乾隆時代)。清漪園本身并沒有遭到太嚴重的損毀,1888年,清漪園修復成功,光緒正式將其更名“頤和園”,慈禧太后長居于此直至壽終。

正覺寺文殊亭

1900年,在義和團事件之后,八國聯軍再次侵占北京。原本殘破的圓明園遭到了又一次毀滅性的打擊,頤和園也成為了重點摧殘對象,同治年間被修復的工程瞬間傾覆。由于天氣寒冷,聯軍士兵在圓明園越冬之時,還燃燒園內的門框以作取暖。令人更加心痛的是,當聯軍撤離,圓明園遂又變成部分本地人的偷販對象。自此之后,圓明園的命運只剩荒涼,在經歷了國內數次的政治變革及內外戰爭后,1980年,圓明園被列為國家“重點古跡”;1983年,經國務院批準的《北京城市建設總體規劃方案》,明確把圓明園規劃為遺址公園。

但愿當我們再次去往圓明園時,在銘記歷史的傷痛之余,也能在腦海里試著描繪出那些迷人的圖景,像乾隆皇帝一般,蕩漾在韶光、鱗波之中,體味著它的完美和至善。

參考書籍:《追尋失落的圓明園》汪榮祖著 、《中國歷史· 元明清卷》張豈之等編、《天國之秋》【美】裴士鋒著

【我們尊重原創,也注重分享。版權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分享內容不代表本網觀點,僅供參考。】

成年轻人网站色直接看